和画画谈一辈子的恋爱。

我有想画的东西,可是现在仅凭我一无所有的力量很难很难去帮助到那群人,我甚至是害怕,害怕别人异样的眼光,我什么都没有,连自己都很难保护,我要强大到什么地步才能够毫无畏惧地把一颗颗受伤的心画出来呢?我也不知道,我只知道现在要做的就是学会隐忍,学会聪明一点,直到足够强大,可以为他们做些力所能及的事。

评论(2)

© 唐角丽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