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画画谈一辈子的恋爱。

在山上也免不了突如其来的暴雨的洗礼,学校宿舍一楼、地下工作室、来不及关上窗户的教学楼课室都遭遇了这一劫。恨我因为专注考试的事没来得及去抢救现场,最后的惨状只能是看着喜欢的书,还舍不得用的纸和画框沾满了淤泥的味道,那股隔夜的恶臭味引得小虫子在上面不停地打转,可能只有它们才喜欢这一场特殊的洗礼吧。患得患失的感觉真像在做梦,好想醒来又舍不得,说不出的无力感,却又一直被推着走。纵使有万般无奈也只能寄希望于晒晒太阳后的它们都还能用。

评论(4)
热度(3)

© 唐角丽 | Powered by LOFTER